親人每一次的嘮叨,都可能是最後一次。把冷漠收起來,你當兒女 還能有幾天?

親人每一次的嘮叨,都可能是最後一次。把冷漠收起來,你當兒女 還能有幾天?

「喂?」

「不好意思打擾了,請問XX先生在嗎?」

「你是誰?」

「你是她孫女嗎?」

「對。」

「我這裡是消防局,….

 

 

十五歲那年 

我和爺爺兩人住一起

那天一如往常和朋友出去玩至晚上十點多回家

進家門後直接回房,和爺爺一句話都沒說。

回房間把門上鎖,

和朋友講電話聊女生間的八卦~~聊得很盡興~

 

不久

爺爺來敲我房門叫著我的名字。

他還沒敲門前聽見他的腳步聲,

我很快把動作都停止,

心裡想著:煩死了,

 

不曉得又要幹嘛?裝睡好了。

於是沒理他。

 

爺爺輕輕喊了两聲,

沒聽見回音,大概以為我睡了,也就沒再叫我。

電話聊完以後,我就睡了。

凌晨一點多,家用電話鈴鈴鈴響起。

平時我睡覺被吵到脾氣是很差的,

但那一晚我接起電話的口氣卻異常平靜。

 

「喂?」

「不好意思打擾了,請問XX先生在嗎?」

「你是誰?」

「你是她孫女嗎?」
「對。」

「我這裡是消防局,

因為你爺爺之前是獨居,

我們在你家安裝有緊急救援通報系統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