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上唯一等你的人, 也是唯一不會生你氣的人

世界上唯一等你的人, 也是唯一不會生你氣的人

母親真的老了,變得孩子般纏人。

每次她打電話來,總是充滿熱情地問我:

「你什麼時候回家?」

 

可是,相隔一千多里路,需要轉三次車,

我已經被工作和孩子的事情耗盡了,

哪裡還有時間回家。

 

母親的耳朵不好,我解釋了很久,

但她仍然熱切地問:

「你什麼時候能回來?」

 

我好幾次都忍不住大聲嚷嚷,

她才終於聽明白,默默掛了電話。

幾天後,母親又問同樣的問題,

但語調已經軟弱了許多,沒有底氣了。

就像一個不甘心的孩子,

明知道問了也是白問,卻還是忍不住。

 

我心裡一軟,沉吟了一下。

母親看到我沒有生氣,立刻高興起來,

開心地跟我描述後院的石榴開花了,西瓜快熟了,勸我回家。

我有些為難地說:「我現在很忙,不可能請假回家。」

她急急地說:「你就說媽媽得了癌症,只有半年的壽命!」

我立刻責怪她亂講話,她呵呵地笑了。

 

我小時候,每當颳風下雨,

我不想上學,就裝假病。

母親總是一眼識破,並且罵我一頓。

現在,她老了,卻跟女兒說謊,

讓我又好氣又好笑。

 

這樣的問答不停地重複著,

我終於忍不住了,告訴她下個月一定會回去。

母親竟然高興得哽咽了。

但我不知道為什麼,總是有一堆忙不完的事情,

每一件事情都比回家更重要,最終還是沒有回去。

在電話那一頭,母親的聲音變得沒有力氣,

我充滿內疚:「媽媽,你生氣了嗎?」

母親這一回聽連忙說:

孩子,我沒有生你的氣,我知道你忙。

 

星期六那天,

氣溫特別高,我不敢出門,

開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