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表堅強的女人,更需要有人疼

外表堅強的女人,更需要有人疼

我學醫的時候,

認識一個學護理的同學叫林寶兒。

一次在公開醫學操作競賽上,

我看見寶兒技能操作方面特別在行,

抓老鼠徒手剝蛤蟆樣樣利索。

 

當時校外其他專業的同學也來了,

他們嘆為觀止,

但同時也不禁產生疑問:

「 這麼血腥的場面都如此從容淡定,學醫的女生還會懂什麼溫柔體貼嗎?」

 

我有另一個朋友喜歡逃課到處玩,

明明是學護理。

但經常把人紮傷,

但是因為長得可愛,性格也很可愛,

所以異性緣非常不錯。

 

寶兒和她相比,

似乎幾乎沒什麼人追,

大大咧咧的寶兒一直在別人眼裡是個女漢子,

偶爾會爆點小粗口,

別人問她有什麼興趣愛好的時候,

她竟然說我喜歡做實驗和睡覺。

 

我們本以為這樣的寶兒,

談了戀愛應該也是五大三粗,

沒想到在醫學競賽上熟練操作的雙手,

拿到了廚房也照樣巧得很。

 

寶兒自從和學長阿飛談了戀愛後,

便開始學起了各種點心。

每次學完烘焙出來,

都造福了很多朋友的胃,

我們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

我們常常說愛上一個人,

會讓自己改變了,

也許並不是這樣,

而是自己本來就是這樣的人,

只不過——愛,

讓我們發現了原來從沒機會展現的一面。

 

當一個人愛上對方的時候,

其實就把自己最柔軟的一面交給了對方,

所以為心上人下廚也好,

為悅己者容也好,

都不過因為如此。

只是當我們展現最柔軟一面時,

同時也意味著暴露了最容易受傷的一面。

 

阿飛喜歡的從始至終都是寶兒會「照顧人」這一點,

終於達成在一起的目標以後,

就像得到了寶兒這個人的所有權,

開始肆無忌憚地提出各種要求。

 

畢業實習的時候他們搬到外面住在一起,

不僅讓寶兒承包了所有家務,

還要求寶兒平時不要有小情緒。

 

平安夜的晚上阿飛回來後看見寶兒沒準備晚飯,

便又開始像個孩子喋喋不休地抱怨,

他甚至沒發現那天是寶兒上完通宵夜班的第二天,

卻還開著只有他自己覺得好笑的玩笑說:

「你的眼袋又深了,又醜了許多,怎麼都不懂護理啊。」

 

是啊,

為什麼不懂得護理?

誰不希望舒舒服服地一回來就有人伺候,

張口就有飯吃,

背過身也有人抱住。

可是,

那些堅強的女孩沒辦法,

在別人眼裡,

體貼和成熟似乎就是堅強者的義務,

照顧人就是她們的天職。

傳統的觀念不止對於護士如此,

對於平常的女孩也尤為如此。

 

你連煮飯都不會?

你只會花錢,一點都不懂持家。

你好好的正事沒做好,

鬧什麼小情緒?

強盜邏輯的體現,

不僅